重庆时时计划/说“安”

  提起“安”字,你多半会看到国人微笑的脸,是啊,有谁不喜欢“安”呢,“安”就代表了稳定,代表了幸福,至少,国人多是如此看的。

  这时想起了一个王朝的都城——长安。这座都城,古老却蓬勃,清淡而辉煌,它是大唐历史的见证,它有着动听的寓意——“长治久安”。在重庆时时计划看来历史不外乎乱世及治世,因此以治而安,安而成功,在这个“长治久安”的都城中,唐王朝的统治者实现了一统天下的大业,成就了大唐在历史中的盛世,缔造了中国在世界的辉煌。而长安,仍然是静静地矗立,即使它有当时的繁华,纵然在百年的历史中也有过动荡,它仍矗立着,宠辱不惊,因为它的名字中充满了人们的希冀——“长治久安”,因而我们说,“安”字绝妙。

  人们希望获得“安”,历代的统治者也在努力制造一个“安”的局面。

  然而,真是“安”吗?为何我耳边总在回响着屈原哀怨的绝唱,“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求什么呢?求君主的圣明,求百姓的福祉,求国家之“安”。为何我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位僵卧孤村的老者,那是陆游在吟诗吧,虽然“镜中衰鬓已先斑”,却仍挣扎着,“尚思为国戍轮台”,这位忧国忧民的诗人,至死仍盼望着“王师北定中原日”,而他不知道,宋王朝的统治者只求一隅之“安”,在那风景如画的临安,哈,恰又是一个“安”字,只可惜是“临时安定”。

  那个在不安中求安的宋朝啊,悲凄的宋朝有易安居士携所有家当追随朝廷,而最后也只得叹一句,“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只是那执政者不是“人杰”,更不会,也不愿做“鬼雄”,她只愿在风雨飘摇中“一晌贪欢”,莫“辜负了窗前月明”就好。

  于是我感叹,从古到今,国人一直在追求“安”,可能真如鲁迅先生所述,即使只是做奴隶吧,只要有安定的环境,那也是万幸了,所以我们一直坚信“跟着安定走,幸福向你招手”吗?所以我们可以抛弃土地,抛弃尊严吗?所以在动荡的晚清,我们签下了那么多丧权辱国的条约吗?

  不要因为“安”而丧失了我们中国民族的气节,我们喜爱“安”,然而我们也要提防“安”,不要因一晌贪“安”,而蒙蔽了双眼。想吾泱泱大国,几千年基业,定要将“安”字慎选。

曾经常常在想,文字的天地无涯无际,究竟该怎样用她去抒怀?

  就好像是一支无法得知墨水多少的钢笔,你会怎样使用它去工作呢?信手拈来随意涂鸦?还是竭尽所有,用心去完成一幅杰作?是珍惜使用,还是毫不吝惜地挥霍?

  进而言之,如果是人生呢?在面临人生中无数的转折点时,我们又将如何运用手中的笔为这转折写下文呢?

  城市里的道路纷繁交错,自然也就有了许多转折,一条大道延伸向远方,走着走着却发现前方有一个叉口,这便是道路的转折。向左转,向右转,除了方向上的差异之外就是目的地的不同了。左转的终点也许是一望无际辽阔的海洋,而左转的尽头亦或是耸入云霄连绵的群山。方向在这里分手,我们要做的,不过是在转折点处仔细思考,究竟自己的目的在哪里。想清楚了便上路,义无反顾地追逐梦中的天堂。

  如果这路是人生之旅呢?

  无论何时何地,不能逃避的恐怕只有转折了,整日奔波于平凡中的人们,常常对一两次小小的转折不屑一顾,然后一次看似平淡的转折却恰恰可以成为一生中永恒的光辉或终生的遗憾。

  在人生的转折点,常常会迎来这样的客人。一个人左手有理想,那是自己一生要追逐的信仰;右手牵着亲情,那是父母从始至终都期待的结局。人生的转折近在眼前,可要如何做最后的决定呢?放弃理想,恐怕这一生除了遗憾别无它味,放弃亲情,恐怕无颜面对父母伤心的双眸,没有人能够教会我们选左还是选右,面对真正的转折只有自己才能让自己发光。踏过这一程再遥望远方,又一峰立于前方,依然是个转折点,依然需要选择。这时才发现原来答案一直在自己手中。我们决定用整个生命去热爱的理想在哪里,哪里就是转折处的目的地。没有人可以教会我们生活,除了自己。

  无数的艰难无数险阻,构成了整个生命的画卷;无数的转折无数的叉口,教会了重庆时时计划们坚定和执着。翻过这一峰,另一峰却又见。生命的意义在于生活,而生活的意义在于真心付出,用热情创造每一个明天,用微笑面对每一次转折,在转折中学会判断,在转折中学会坚持,在转折中学会依赖,生命其实是一首无悔的阙歌。